我哥的麻麻,我是叫“姆姆”的,方言嘛,我也不是很懂到底是什么意思…我叫我哥是叫“阿顾”,这个是阿哥的意思我还是知道的🌝当时姆姆的一个朋友,开厂的,女儿是交大毕业的,我哥从武汉回来的时候,那个朋友的女儿就一直打听我哥。
然后姆姆就和我哥提了一嘴巴。
后来我哥很平静地说:我和她已经有五年感情了。
这个她,当然就是嫂子。我哥在武汉耍流氓泡的学妹。
我们心里都知道,虽然没有谈婚论嫁什么的,就是这个人了。她一定就是我嫂子。
说得轻巧,当时是怎么修罗我是不会知道了。她甚至不是武汉人,是沈阳人。这在很传统的姆姆眼里,是不太能接受的。
🌝在得知之前,我和我哥还在打舰娘,他的非洲之手竟然帮我赌出一架海毒牙🌝我立马吹了一波欧洲の星🌝🌝🌝在这种气氛里突然被喂了一嘴的狗粮🌝
突然回想到我才高二的时候。暑假的时候他回来,我们两家人去吃酒席,他替他爸爸挡酒,吃完了之后有点醉醺醺的,就想走走。我就陪着他。
大概是因为喝醉了,我问他感情方面的事,他竟然回答我了。他声音里带着一种显而易见的忧愁,他说,这都是说不准的,也许就要结束了。
就要结束了?他当时快毕业了。要回到上海了。异地恋能有多少把握,即使没有分开,和不喜欢外地人的爸妈又要怎么说。
我当时不懂,只是说,不要担心,不会结束的。他就笑笑。
🌝现在他们两个就要结伴去美国读书了,还在一个大学城里,五年了,他和嫂子也没结束。
挺替他高兴的。
🌝🌝🌝但是嫂子有北卡有北宅,我们俩火星人(。)一个北字开头的都没有,消灭欧洲人!!!!!!!(。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