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次的寒暑假,离开外公外婆的时候都能感到别样的心塞。
外婆沉迷佛教影片,爱堆杂物,这一次去发现把窗台堆满了,根本无法用手去开关,于是她顺理成章地再捡回了一根杆子,用杆子去拨弄窗户。劝她多少遍把东西丢掉,不肯,顽固地要把一堆破铜烂铁都留下。
外公开始有点喉咙的问题了,本来身体就一堆毛病,现在更让人心疼。他开始打字和我交流了,讲话实在说不清楚,他会打出“妹妹”这样的字样,看了就很难过。感到被爱,很难过。
又一年过去了,我为他们做的还是很少很少,每一年都心塞,每一年都很想念过去他们身体好的时光。
外婆说等她入土了这些东西随便我们怎么处理。
怎么能说这么伤人的话呢。
活的时候,才要快乐啊。

评论